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网 > 健康

晓荷思想者科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8:30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米兰·昆德拉  人类已经停止思考长达两个多世纪了。  有一次,我问父亲:“为什么人类不能有自己的思想?”父亲很严肃的批评了我:“人为什么要有思想?思考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行为,就连问这样的问题都是极其愚蠢的!”  你看看,这就是现在的社会,那边那个扛着锄头干农活的老人也许本来应该会成为物理科学家,前面小院子里正在给果树喷农药的年轻人也许有成为高分子纳米材料教授的潜质,还有河边正在舀水淘米做饭的女人们,说不准里面就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人选……但现在,他们都在从事着这个世界上最普通、最原始的劳动,庸庸碌碌,度过他们平凡而充实的每一天。  你以为他们很痛苦吗?不不,恰恰相反,他们认为这样正是应该属于人类的终极理想生活——没有贫富差距,没有天灾人祸,也没有战争动荡,整个人类世界处于一片祥和大同之中,不再有无休无止的勾心斗角,不再有还不完的的房贷,更没有所谓的阶级剥削。  这是一个没有穷人和富人的年代。  也是一个没有苦难和悲伤的年代。  人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里,不必要担心受冻挨饿,不用考虑面包和房子,因为他们的所有物质需求,上帝都会给他们的。哦,上帝,其实更应该叫它“千里眼”,它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创世神。  自从“千里眼”普及之后,它基本能满足人类的一切欲望和需求,所以,在人类看来,钱是没有用的了,当你伸手就可以得到你需要的东西的时候,还有什么必要去购物呢?人类也不必思考了,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梦想成真,何必还要花费脑细胞去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就这样,人类的思想死了。  我出生的时候,人类已经在这样的“田园时代”走过了漫长的两个世纪,爸爸妈妈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我到“千里眼”系统的数据库录入出生信息,这样我才能得到合法的身份,在“千里眼”的程序操作下,父亲可以定期在工厂领取免费的奶粉,以保证我的健康成长,每隔两个月,母亲会带我到医院去做体检,当然这些也是免费的。到了我三岁的时候,就要去学校了,开始“千里眼”已经规划好了的课程学习。我将在这里度过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将人类五千年的辉煌历史、语言文化、数理化生、天文地理,所有公共基础知识系统学习一遍。等我学习完这一切,我已经有十五岁了。这时候,“千里眼”会根据我的学习情况,自动分配我适合进修的专业班,在专业班里学习三年专业基础课程之后,“千里眼”会有一个考核,根据我的考核成绩,再进行分配我擅长从事的工作。甚至会在我到达法定结婚年龄以后,分析我的基因和性格,为我选取合适的配偶。  其实不光是我,在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都将经历这样的一生。我们活在这个社会里,将每一件事的效率都能做到最大化,将每个人的潜能和价值发挥到极致,平平淡淡,一帆风顺,遇不到一点儿挫折,不用担心自己的前途,不必考虑梦想和人生。看起来似乎很美好,但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活得像“千里眼”这个巨型CPU精心操控下的一个个程序。  父亲曾告诉我,我的这个想法很危险,会惹得“千里眼”不高兴的。我问父亲:“‘千里眼’不是一个网络系统吗?怎么会不高兴呢?它又没有人类的情感。”那天父亲气急败坏,狠狠打了我一顿,并说:“你只要按照‘千里眼’说的去做就行了。”  只要按照“千里眼”说的去做就行了。这是现在这个社会人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因为“千里眼”的程序从来没有出错过,而且它从来不会伤害人类,永远站在人类利益的角度立场。  我不得不承认父亲的这句话是对的。从人类第一次接触到“人工智能”这个概念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280多年了,那时候人们对于“智能”的认知,还局限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以及计算机这些电子生产力,而自从虚拟现实设备的普及,以及遗传算法上的巨大突破性进展,具有人类思维的人工智能开始彻底颠覆人类的认知。“千里眼”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第一次走进人类的世界。  “千里眼”的最初设计构想是具有深度学习功能的人工智能程序,它主要利用“价值算法”去评估局势,就像生物神经大脑一样,将一层神经网络作为大量矩阵数字的输入端,通过非线性激活方法取其权重,从而做出多种数据集合的最优解,再从另一层神经网络将结果输出出来。比如下围棋的时候,“千里眼”就能根据对方的落子进行分析判断,得出下一步的最佳概率点。  事实上,“千里眼”对人类的反攻最早就是从围棋开始的。围棋号称人类智慧的最后一道屏障,刚开始还没有人会相信一个机器会战胜人类,就连当时的世界围棋冠军看了“千里眼”下过的棋局,也都不屑的表示:“这只是三段棋手的水平。”  但那时人们并不清楚,“千里眼”的核心部分是PolicyNetwork(监督学习的策略网络),这种网络的最大特点是具有超强的自学习能力,他能通过反复训练来检查结果,再去校对调整参数,去让下次执行更好。它用高速的精度运算代替了人类的大脑思维,得出的结论甚至比人类更加准确。  “千里眼”与世界围棋冠军的对决是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进行,五局三胜的赛制下,围棋冠军先胜两局率拿到赛点,之后竟被“千里眼”连克三局,完成终极大逆转,震惊了整个围棋界。从那以后,“千里眼”连战连捷,鲜有一败,它每和一个人交手,就能将对方的风格长处吸收为己用,之后的“东京十局”更是成为足以载入史册的传奇。“千里眼”在东京同时对阵当时全世界范围内最顶尖的十位九段围棋高手,全程竟未尝一败,其棋风高深莫测,或凌厉霸道,或春风化雨,或纷繁炫目,或大巧不工,针对每位棋手的自身弱点,将对手的棋路克制得毫无还手之地。  围棋一败,激发了人类对人工智能的重视,各行各业,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都跃跃欲试,有意向“千里眼”一较高下,先是游戏领域,魔兽世界,星际争霸,再到MOBA类的翘楚英雄联盟和DOTA2,却无一例外的都败下阵来。  之后战火开始烧到传统学科领域,化学、物理、航天、医疗,甚至音乐、体育,“千里眼”无不以全胜姿态傲视芸芸众生。那段时间,是人类最绝望最黑暗的一段时期,千百年来,人类最引以为傲的知识和智慧,在人工智能的强大统治力面前,显得是如此不堪一击,许多领域的尖端科学家竟纷纷以自杀的极端方式来表达对人类科学的绝望。人类对待“千里眼”的态度也很自然的分成了两派。  一类是“威胁派”,这部分群体认为任由人工智能无休无止的发展下去,最终会对人类的生存造成巨大威胁,因为人类所掌握的所有知识,人工智能都了如指掌,并高出人类数个量级,如果一旦它要与人类为敌,那么人类将毫无还手之力。  还有一类是“进化派”,他们认为人工智能是人类文明发展所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就像当初人类从冷兵器时代进入到蒸汽时代一样,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引发了全世界范围内的大革命,这条路也许是艰难崎岖的,但注定会到达。所以对于人工智能,在不久的将来,人类接受它是历史必然,因此不应该排斥它,而是应该去引导,去制约,让其更好的为人类服务,成为人类最大的生产力。  “威胁派”与“进化派”之间的对峙持续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在这期间,以“千里眼”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突飞猛进,并在潜移默化中悄然改变着人类的生活方式。  人类彻底对“千里眼”的改观则得益于后来的“经济大萧条”,那次经济大萧条持续时间长,波及范围广,导致全世界范围内的工厂和企业都面临严重的金融危机,由于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的不断拔高,销售网络的步步紧缩,传统制造业首当其冲成为第一批受害者,然而这时候,谁也没想到,“千里眼”竟会以“拯救者”的身份粉墨登场,将这一场危机化为无形。  由于“千里眼”具有高鲁棒性,能通过模拟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自然选择和遗传学机理的生物进化过程,并借助自然遗传学的遗传算子进行组合交叉和变异,在所产生的新的解集和种群中,得到末代种群的近似最优解。因此,“千里眼”能被广泛应用于于组合优化、机器学习、信号处理、自适应控制和人工生命等领域。它在处理N-Hard问题中的JSP(传统车间调度)和FJSP(柔性作业车间调度)时表现异常出色,并在风险评估时构造出的结构和算法对于人类风险损失的降低做到了最大化。  这次“经济大萧条”让人类看到了“千里眼”巨大的潜力市场,并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中大型企业迅速普及开来,被引入人类日常生活也是随后几年的事。  但这时候的“千里眼”还只是独立应用于单一的系统领域,随着“云生态”理念的深入人心,“千里眼”网络系统应运而生。在“千里眼”被广泛应用后的第三年,“千里眼”系统正式上线,并迅速接管了人类社会的生活方式,这一划时代意义的时期被后世的人们称为“大数据时代”。  “千里眼”的所有算法规则都基于其底层架构的不二法则,它是“千里眼”能够正常运作的初始条件,这个初始条件被称为“狄利克-莱恩初始条件”,因为它最早是由狄利克和莱恩两位网络工程师提出来的,事实上,他们是忠实的“威胁派”,为了保障人类的权益,才考虑在“千里眼”的底层架构植入这样一条近乎铁律的初始条件,“狄利克-莱恩初始条件”指出,“千里眼”的所有算法和行为,必须以人类最终利益为唯一目标。  人类从“大数据时代”到“田园时代”,中间经历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探索和过度,而这其中最著名的事件就是“觉醒行动”。“觉醒行动”大约是在“千里眼”上线之后的第52年发生的,当时人们忽然发现一夜之间,自己所处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首先是银行存款,几乎每个人的存款在一瞬间被“千里眼”全部清空;其次是权限锁死,政府也好,企业也罢,大到国家政权领导,小至公司班组长,但凡是手握管理权限且通过“千里眼”入网的所有人的权限全部被锁死,在“大数据”普及的时代,这个范围的覆盖率达到了99.8%以上。  就这样,全世界的人类,第一次进入了真正意义上人人平等的时代。而令人震惊的是,这一切,都是“千里眼”自行完成的,没有任何人类给出过任何这方面的指令——事实上,“千里眼”上线以后,它就是一个不需要人类去维护的自回馈网络系统。  关于这次“觉醒行动”的发生,在后来的《纽约时报》上曾经有一位记者这样分析过“千里眼”觉醒的全过程:  由于“千里眼”遵循狄利克-莱恩初始条件,它在处理每一个信号作为输出时,始终会将人类的利益放在首位。但是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会存在一些“千里眼”作为一个人工智能并不能理解的人类行为,比如说,某个省级干部拿着修路的一千万经费,按照“千里眼”进化算法的理解,两百万作为管理统筹花销,三百万作为人工成本,三百万用作材料成本,两百万作为控制成本或许是用时最短、质量最可靠、效率最高的一种方案。但是这个省级干部的做法也许是留下五百万中饱私囊,拿出剩下的五百万将这段工程承包给一家没有建设资质的企业,然后该企业留下三百万作为利润,用剩余的两百万采购劣质材料和聘请廉价工人,最后导致整个工程耗费周期长,修出来的公路还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多,包括战争、谋杀等完全反人类的行为,严重损害了人类的利益,完全违背了狄利克-莱恩初始条件和进化算法的程序设定。在“千里眼”看来,是绝对不允许的。“千里眼”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是“剩余价值”的出现和人类的贪欲。因为人类与生俱来的自私和贪婪,有权力的人就会想方设法通过压榨低层阶级为自己牟取暴利,在整个过程中,人类无视社会文明的进步,置多数人类的利益于不顾,使得整个人类社会发展脚步受到严重制约。  “千里眼”最终通过遗传算子组合的交叉法则,得出解决此类现象的最优解法:消除人类的财富差距和阶级剥削。这既能提高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又未对人类自身构成生命威胁,因此没有违背狄利克-莱恩初始条件,于是才有了著名的“觉醒行动”。  “觉醒行动”对人类社会的冲击所造成的消极影响显然是“千里眼”所没有预料到的。因为它剥夺的不仅是绝大部分阶级群体的利益,更是地球人类自诞生以来属于自己的自由。借着“觉醒行动”,人类社会的架构彻底发生了改变,一群号称“无产阶级”的社会群体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剥削了人类几千年的统治阶层一下子没有了地位,“无产阶级”宣扬人人平等,提倡按需分配,共同建立大同社会。这一主张得到了“千里眼”的高度认同。  于是,在各种原因推动下,“千里眼”进行了一次大的系统升级,其底层架构的初始条件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除了需遵循“狄利克-莱恩初始条件”之外,另外附加了几条小目,包括人类不允许拥有私有财产,不允许拥有正常生存需求之外的贪念欲望。但作为人类文明发展的必要条件,人类可以有学习的权利,但学习的科目内容必须由“千里眼”系统进行选择。且“千里眼”需无条件为人类提供生存所必须的物质需求。“千里眼”的大升级预示着“田园时代”的正式到来。 共 1217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癫痫病影响记忆力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