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网 > 育儿

中国电力改革已落后于天然气改革

发布时间:2019-08-15 15:27:18

  天然气在中国的许多城市发挥着关键作用。由于中国政府实施的能源多元化以及减排政策,天然气的使用量近年来出现了显著增长。除了石化行业自用和非能源用途之外,201 年主要的天然气应用市场为工业、住宅和发电与供暖领域,比例分别为28%、26%和24%。

  国际能源署在《中期天然气市场报告》中预测,中国天然气需求将从2014年的1780亿立方米上升至2020年的 140亿立方米。

  需求的快速增长意味着每一个潜在的气源都拥有市场机会,包括气化煤、煤层气及页岩气等。中国已探明的 .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储量,将贡献大部分增量。

  大多数长期液化天然气合同都与油价挂钩,中国也研究了基于天然气和煤炭进行定价的方法。天然气价格指数化,不仅可涉及与亨利中心价格挂钩的基于美国页岩气的进口价格,也可涉及管道气的交货价。这种方法的最新基准是所报道的俄罗斯口岸价约10美元/MMBtu(百万热量单位),相当于城市燃气门站交货价 美元/MMBtu。

  中国的天然气市场由发改委调控。该行业从上往下直至批发都是由少数几家国有公司占主导地位,包括中石油、中海油和中石化这三大巨头。

  其中,中石油生产了约四分之三的国产天然气,并通过子公司进口管道天然气,同时也承担运营着国内大部分天然气的管道运输业务。

  天然气的分销与供应在省市层面由大量天然气公司进行,其所有制情况大不相同,它们通常采用批发和零售兼具的方式。该行业已经进行了大规模的整合。

  天然气价格在之前是完全受到管制的。交付链条中的关键点是城市燃气门站,在这里将天然气出售给大型终端用户(例如工厂和电厂)和当地的分销及供应公司。

  燃气价格基于国内生产成本,尽管变化的供应来源和成本结构已让价格大大低于成本,但为了经济和社会目标,气价仍然采取了固定的方式。固定的城市燃气门站价格,导致中石油及其他生产商和进口商亏损,尤其是在进口天然气方面。中石油在201 年进口天然气亏损了79亿美元。

  定价改革是天然气市场改革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于201 年11月公布,并将于2020年前正式实施。为了鼓励民间投资并取消对于生产和供应等商业活动的限制,(政府实施的)相关措施包括,允许第三方接入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和管道,将中石油占垄断地位的管业务与其商业活动分离。为此,中石油的第一条和第二条西气东输管道,被转让给了旗下子公司中国石油东部管道公司。

  目前,中国天然气的相关改革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发改委于2014年出台了关于第三方接入国有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指导方针,同时也表示允许私营公司进口液化天然气。

  用于发电的天然气使用量在201 年上升至 02亿立方米,政府要求部分主要城市减少煤炭的使用,包括华电和华能在内的一些电厂,已表示有兴趣通过现有接收站或修建自己的新设施进口液化天然气。

  在天然气行业改革之前,中国先进行了的改革。但现在,至少在批发价格方面,市场改革已经落在了后面。

  中国的电力行业,包括两家在2002年组建的大型国有输、配电和供电公司,及五家大型发电国有企业,另外还有许多私营公司、省属或市属企业。

  过去,中国曾进行了一些放开电力行业管制的尝试,但由于储备发电容量有限,更具雄心的改革措施并没有成功。在快速增长的背景下,这类措施导致了电力批发价格剧烈波动和不断上涨。然而,目前的发电能力有较大的剩余,这可能有助于市场的改革。

  的计划,包括发改委设定的受到管制的上电价转向市场定价,发电商最终在一个电力池里竞价。供电与占垄断地位的业务分离,将促进开放接入并允许发电企业与大型能源用户直接签订合同。试点范围在4月从两个扩展至了另外四个省份,试点目的在于评估供电与垄断的电业务分离所需的措施。

  天然气改革计划的最后一部分内容,是到2020年前在上海设立天然气交易中心。中国已经设立了几个天然气现货交易平台,但它们的影响力和流动性很有限。

  2014年底,上海市政府批准设立了一家实体能源交易平台,包括现货交易天然气和非常规气。该项目得到了发改委的支持,参与者包括下游天然气和电力公司。

  不过,中国天然气的需求仍然有很大不确定性。国际能源署(IEA)《中期天然气市场报告》估计,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将从2014年的1780亿立方米,上升至2020年的 140亿立方米,该数据低于国际能源署去年此前的预估量。

  天然气的需求量决定着管道的利用率。IEA和中国国家发改委的预测有一定差距,后者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为4000亿立方米 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反映出中国对进口基础设施进行了过多的投资。

  同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014年的天然气需求仅增长了5.6%,BP在其《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中认为该增速应为8.6%。

  这两个估值都显著低于艾克森美孚(9.1%)、国际能源署(10%)和发改委(14. 5%)预测的到2020年时的平均年复合增长率,也低于发改委公布的2012年(12.9%)、201 年(1 .0%)的增速。

2008年成都汽车出行A+轮企业
2013年长沙上市后企业
深度良品铺子赵刚:12年做4件事洞悉新零售时代的用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