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网 > 游戏

荷塘智斗敖烈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4:50

(一)  微风轻轻吹着,东海的海面平静如镜。  海边有一个小村庄,小村庄里的人们早出晚归,靠打渔为生。村里有一小伙子叫阿宝,无父无母,自小靠捉些小鱼小虾为生,生活虽然清贫,人很阳光且非常善良,遇上邻居有困难时,他总是最热心的一个,因此村里的人都十分喜欢他。  日子过得飞快,眨眼阿宝便长成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能够独立出海打渔了。于是,阿宝把全部家当全卖了,换回一条小渔船。当阿宝乐滋滋地摸着小船时,他知道实现梦想的时刻就要到了。  很小的时候阿宝听村里的老人说“天的那一边是海,海的那一边是天。”阿宝曾指着海天相接的那一点问:“那里会是什么样的?”村里的老人总微微笑,揉揉阿宝的头发说:“那里是一片没有喧嚣的世界,那里是幸福美满的开端。”于是阿宝总仰着头看着那海天交接的那一点,眼睛里面充满着向往。到海的那一边看看,成了阿宝的梦想,所以当他摸着那艘小船的时候,更相信那里会有属于他的幸福了。  第二天,阿宝终于撑着小船向大海进发。海,看起来气势汹汹的,但真正到了中心就风平浪静了。阿宝坐在小船上,望着没有边际的大海,心中再一次发出了感慨:大海真美啊!海面上空,时不时会有几只海鸥过来骚扰一下大海,搞得它不得安宁,弄几个小浪花就把海鸥赶走了。天空碧蓝碧蓝的,和海的颜色一样。  阿宝赶忙张网,一只手抓住网尾部的绳子,一只用抓住网中间,用力抛出去,撒出去的网成了椭圆形打开。阿宝急忙松开网中的手,然后抓牢拴网的绳子头。静静地等待,落水网慢慢沉下去,过了一会,阿宝熟练地拉绳子,拖网。此时,网中的捕鱼兜里有各种各样的鱼儿,阿宝满意地笑了一笑,把鱼慢慢分类放好。  忽然,他听到微弱的哭泣声。阿宝静静地聆听,真的,有人在哭泣。于是,阿宝到处张望,没发现有人。阿宝心里奇怪着,但哭声依旧。此时,阿宝低头看到一条奇怪的红鲤鱼,圆溜溜的眼睛眨着,不停地滴着泪水。阿宝奇怪地捧起红鲤鱼问:“刚才是你哭吗?”此时,红鲤鱼幽幽地说:“我本是修行千年的鲤鱼精,由于前两天错手打烂了海龙王的珍珠贝,所以龙王取去仙气,我要过几天才能恢复仙身,现在只是一条普通的鱼儿。求你,大哥,你放了我吧!”  阿宝怜惜地看着红鲤鱼,点了点头说:“好的。”  鲤红鱼感激地说:“谢谢你,为了报答你,以后你只要遇到麻烦事,就对大海的东边大声叫「鱼儿啊鱼儿,鲤鱼在哪里」,那时我就会出现的。”  阿宝点了点头,把红鲤鱼放入海里。  红鲤鱼仰起头,摆动尾巴,对着阿宝说:“恩人,再见了!”然后甩动尾巴消失在海底里。  阿宝看了看今天的收成,满意地收起网,然后静静地欣赏着这“海天一色”的美景。微风轻拂,小船在浪花的摇晃中轻轻地晃去,就像宝宝的摇篮,一切太舒服了,阿宝的眼睛慢慢地合起来,睡着了。    (二)  龙宫里,东海龙王的儿子敖烈正在大发雷霆。  敖烈狠狠地骂道:“你看那些笨得要死的海鲶鱼,父皇向他们封号,命令海鲶鱼一年一尺,也就是一年长一尺,结果,他们却听成了一年一死,现在可好了,到处可见海鲶鱼的尸体,如果父皇巡视到这里,肯定说我管治不得当。”龙宫里鸦雀无声,所有的虾兵蟹将把头低得快到膝盖,颤颤惊惊。  他们都知道敖烈发怒时,谁都惹不起。  这时,龟丞相点着头,哈着腰递上一杯酒说:“龙皇子,你不要生气,先喝杯酒,然后我们再出去散散心吧!”  敖烈眼也不看龟丞相,拿起杯子抬头饮尽,然后冷声说:“去哪散心?”  龟丞相走到敖烈耳边,窃窃地说:“龙皇子,我们再去找那姑娘。”  敖烈听完后,眉心一展,哈哈大笑说:“好,好,我们就去瞧瞧我那心中的美人儿。”  龙宫里的侍卫顿时松了口气,竖起大拇指夸奖龟丞相有妙法。敖烈心情愉悦地向着那个小岛出发,只见狂风骤起,浪涛汹涌,偶尔看到一条龙须高高地立于海面上,海浪便不断地向小岛屿翻滚过去,狂风怒号,排山倒海。  这天,宁儿坐在家门前一边检查晾晒着鱼网,一边用线圈修补着破损的洞。太阳温柔地洒落一地,阳光恰好落在她那细致乌黑的长发上,更衬托出她在粗布麻衣下的别样的风采,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  她擦了一下汗,轻拢了一下双肩上的发丝,伸了个懒腰。忽然看到海面上波涛翻滚,狂风猛烈地吹来,她知道那可恶的敖烈又来骚扰她了。于是急急忙忙收拾东西转身走向屋内。  敖烈远远看到宁儿,加快了步伐,“呼”的一声,堵在宁儿的面前。只见敖烈嬉皮笑脸地把手伸过来,想拉住宁儿的手。  宁儿怒目而视,瞪着这个具有威震天下的龙皇子。只见他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微笑,宁儿冷冷地说:“请你让开!”  敖烈坏坏一笑说:“美人宁儿,没见这么多天,你不想我么?我可是天天都想见你呢!我说过我会不定时来看你的。”  宁儿厌恶地望着敖烈说:“讨厌,我从来没喜欢过你,也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敖烈那俊美的脸轻轻的抽搐了一下,说:“宁儿,我的好宁儿,你别说这样的话好吗?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只要你不愿意的,我都不会逼你的。宁儿,我相信有一天你会爱上我,我会等你爱上我。”  宁儿望着敖烈那双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摇了摇头,咬着嘴唇说:“不会的,你是龙皇子,而我只是一个凡人,我们是不可能的。龙皇子,你就放过我吧,去找适合你的同类吧。”  宁儿不理敖烈的表情,继续说:“龙皇子,在我很小的时候,曾做过一个梦,我会嫁给海那边一个叫阿宝的人,我正等着他的到来,所以我们是不可能的。”  敖烈挫败地低下头,一声不哼,心痛地说:“不会的,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然后抬起头,嘴角带着一抹狂野不拘,邪魅性感的微笑。  宁儿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入屋,不再理会敖烈。熬烈呆呆地站在屋外,愤怒的情绪一下子喷发出来。他嗷嗷大叫,现出龙身,把整间屋子围住,把头从窗户探进屋里,大声说:“宁儿,我去找阿宝,杀了他。”然后瞬间腾空向海的那一边飞去……    (三)  正当阿宝在海上酣睡的时候,正做着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看到一位穿着简朴的女子站在一个的小岛上向他招手。阿宝走近细看,只见她轻挽青丝,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她的美是无法隐秘的傲然之美,像随时会怒放,双眸深藏一汪秋水,煞是娇柔。正当阿宝看得入神时,那女子忽然被另一男子抱着,那女子大声地向阿宝叫着:阿宝,阿宝,快来救宁儿。阿宝惊恐地追赶过去,可是无法追赶……  就在这时,阿宝从睡梦中惊醒,望着海的那边,急忙把小船向海的那一边进发。  阿宝的小船在海上不停地行驶,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阿宝曾经想过放弃,但当他想到小时候的梦想以及梦中的一切时,便决心要到海的那一边看看。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太阳无数次升起,又无数次落下,终于,他看到一个绿色的小海岛。  阿宝的心怦怦跳动,看到了,终于看到那个小绿岛了。这个小绿岛不正是梦中所见的那个吗?那个梦一定是真的,阿宝更加肯定了。于是,他到处张望,搜索着梦中的那位女子。  自从龙皇子走了后,宁儿开始夜不安稳,心绪不宁,总担心着阿宝的安危。于是,每天清晨,她都习惯地来到海边张望,看着海水潮涨潮落,感受着海水亲吻脚掌感觉的同时,希望能尽早地迎接阿宝的到来。  终于,宁儿在那一个清晨看到一艘小船慢慢地驶来,船上的那位年轻男子不正是她梦中所见的阿宝吗?宁儿粉脸微红,向着阿宝急步奔过去,扬起手,大声说:“阿宝,你是阿宝吗?”  与此同时,阿宝看到了宁儿,是的,那是梦中的宁儿。他呆呆地看着,出神。宁儿望着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的阿宝,微微一笑。不知道他们对望了多久,仿佛天地万物都悄然静止。只听见阿宝轻唤:“宁儿。”宁儿娇羞地唤了声:“阿宝。”太阳徐徐升起,海浪轻轻地拍打着海滩的沙土,只见两个身影慢慢靠近,阿宝轻拥着宁儿入怀。  就在这时,狂风大作,海浪翻滚,两根龙须在海面上扬起,敖烈又以闪电般的姿态在海上出现。  宁儿惊恐地对阿宝说:“糟糕,龙皇子来了,我们快躲。”  说时迟那时快,敖烈怒气冲冲地抢在他俩面前站着,眼睛幽幽地盯着宁儿说:“宁儿,那是阿宝?”  宁儿深情地望着阿宝说:“龙皇子,这就是我的丈夫阿宝。”  阿宝向龙皇子深深一揖说:“阿宝见过龙皇子。”  敖烈的脸由红变白,再由白变黑说:“宁儿,你真的决定和阿宝在一起?”  宁儿说:“这是天注定的姻缘,我和阿宝感觉早已是相识于微时,在梦中相见已久,阿宝就是我的夫君,我不会嫁给你的,请你回去吧。”  敖烈对着天空狂嗷,愤恨到极点,露出了龙身,伸出了龙爪,猛然伸向阿宝,大声说:“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阿宝拼尽全力,不断地撕扯敖烈的爪子,窒息的感觉传遍全身。宁儿惊恐地对着敖烈说:“不要,不要伤害他,求你!”  敖烈蛮横无理地说:“他不死,我就永远失去你!”  宁儿看着满脸涨紫的阿宝说:“龙皇子,只要你放了阿宝,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只是,你永远只能得了宁儿的身,却永远得不到宁儿的心啊。”  敖烈怔了一下,急忙问道:“那我如何才能得到宁儿的心?”  宁儿说:“你先放了阿宝,我们来个约定,只要阿宝输了,我真心真意地嫁人给你。”  敖烈半信半疑地放开了阿宝,静静地等待着宁儿所说的约定,然后说:“不行,这样的约定不公平,让我想想。”  这时龟丞相走到敖烈那低低耳语了几句,敖烈自信地说:“这样吧,只要阿宝能解决我出的难题,我便心服口服,不再为难你们。”  阿宝望了望宁儿,对着敖烈说:“激掌起誓,永不悔言。”  敖烈狡猾地奸笑一声,与阿宝激掌起誓。  敖烈对着阿宝说:“你是打渔为生的,现在让你在这小岛上种庄稼,秋天时候,你把地面上的收成全给我就可以了。”敖烈暗自得意,原来这岛上根本没有可种植的种子,没有种子如何有庄稼呢?敖烈哈哈大笑,搂住宁儿消失了……    (四)  阿宝听完这个约定后,低头沉思,这里没有种子,如何能种庄稼呢?他想啊想,想啊想,一直没想出办法来。正当他愁肠百结地坐在岸边时,忽然想起鲤鱼的话。于是,他向着大海的东面大声叫:「鱼儿啊鱼儿,鲤鱼在哪里」。  此时,一条红色的鲤鱼慢慢地浮出水面说:“恩人,我来了,请问有什么事呢?”阿宝把敖烈捉走宁儿的经过娓娓地告诉了鲤鱼。鲤鱼听了后,对阿宝说:“我送你一些种子吧,好人有好报的,恩人。”说完,鲤鱼向着大海说:“茶子开花满天红,宁儿要嫁打渔郎;鲤鱼鲫鱼齐帮忙,帮助阿宝有情郎。”只见海面上出现了无数条鲫鱼,它们的嘴里都含着一颗种子向阿宝游来。阿宝高兴地接过种子,并向鱼儿们道谢。红鲤鱼开心地摇着尾巴消失在大海里。第二天,阿宝高兴地在开垦好的地上播种。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地里长出了绿油油的苗子。  龙皇子的探子把阿宝播种的事情告诉了龙皇子,龙皇子惊讶万分,偷偷上岸去看,发现田里的庄稼长得十分茂盛。于是,他转身对虾兵蟹将说:“从今天起,不允许风婆,雷公来这里降雨,看他如何能种出好的庄稼。”没有风和雨的小岛,庄稼垂头丧气地低着头。阿宝见着心疼地看着地里,急忙从海边挑水浇灌。浇了一天又一天,他就这样不怕辛苦地坚持着。可是,庄稼在海水的浇灌下,越长越弱,这可急坏了阿宝。阿宝愁眉苦脸地向海的东边喊:“鱼儿啊鱼儿,鲤鱼在哪里?”  红鲤鱼又出现在阿宝面前。阿宝把庄稼的事告诉了鲤鱼。鲤鱼沉思了一会,对阿宝说:“这种庄稼不能用海水浇灌,这样吧,我来帮你想想办法。”只见鲤鱼向着大海大声说:“茶子开花满天红,宁儿要嫁打渔郎;鲤鱼青鱼齐帮忙,帮助阿宝有情郎。”只见海面上出现了无数条青鱼向阿宝游来,它们的嘴里都咬着一棵草管儿,草管儿里面全装着水。阿宝高兴地用桶接住水,并向鱼儿们道谢,然后向庄稼地里洒去。庄稼在水的浇灌下又越来越茁壮了。红鲤鱼开心地摇着尾巴消失在大海里。  眨眼快到秋天了,探子又来报,阿宝地里的庄稼很茁壮,这可急坏了敖烈。于是他派出虾兵蟹将去田里放虫子。当阿宝来到地里时,看到地上狼藉一遍,不由得大哭起来。阿宝默默来到海边对着东边大声喊:“鱼儿啊鱼儿,鲤鱼在哪里?”  红鲤鱼再次出现在阿宝面前。阿宝把庄稼的事告诉了鲤鱼。鲤鱼想了好久对阿宝说:“这种庄稼已被虫子咬了,现在只能尽快挽救庄稼。”只见鲤鱼向着大海大声说:“茶子开花满天红,宁儿要嫁打渔郎;鲤鱼鱿鱼齐帮忙,帮助阿宝有情郎。”只见海面上出现了无数条鱿鱼向阿宝游来,它们的鱼须张开,七手八脚地开始捉虫子,眨眼,虫子被捉个精光。阿宝高兴地向鱼儿们道谢。红鲤鱼开心地摇着尾巴消失在大海里。  秋天到了,庄稼丰收。阿宝把庄稼收割,交给了敖烈。敖烈惊讶地看着阿宝,一言不发。阿宝问:龙皇子可记得“激掌起誓,永不悔言”之约?此时,敖烈恼羞成怒,伸出一双力度刚强、指甲三寸长的龙爪,向阿宝的头抓去。  此时,海里忽然传来:“茶子开花满天红,宁儿要嫁打渔郎;鲤鱼青鱼齐帮忙,帮助阿宝有情郎。”一群群鱼儿向着他们这边游来,声音越来越洪亮,有青鱼,鲫鱼,鲤鱼,鱿鱼,刀鱼等等。敖烈惊讶万分,不敢动怒。  龟丞相拉了拉敖烈的衣服说:“龙皇子,不好了,鱼儿都来了,怕要惊动龙皇了,还是溜之大吉吧,何况龙皇子立誓,不能言悔的,万一天庭知道你悔约,后果可是严重极了。”  敖烈听完后,伤心地哭起来,万般不舍地对着虾兵蟹将说:“放了宁儿吧!”然后摆动龙身,潜入龙宫。  此时,阿宝和宁儿双双握着手,幸福地微笑,海里的鱼儿齐声欢呼着:“磨难不改当时情,阿宝宁儿成佳偶。”  阿宝和宁儿对着大海挥挥手说:“喜结良缘天注定,谢谢鱼儿齐相助,年年有鱼福运至,步步高升喜连连。”   共 532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好
昆明最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