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网 > 美食

天革 第二百章 蓝玉脉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8:35

天革 第二百章 蓝玉脉

陈炼还在疑惑中,陶淋已在身后,一声惊起。一名面带十字刀疤,手中拄着一把拐杖的老妪,步幅蹒跚地,从后方来到两人面前。

她身旁,还站着一位,个子高大,肥得跟猪一样的小眼男。

两人见到陈炼与陶淋,也是随即一愣。只是突陶淋惊认道,“魔道!你们是魔道的人。你们怎么混进来的?”

陈炼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陶淋一眼,又看向两人。从这打扮,的确如此。可对方却似,没有必要告诉一切的意思。

老妪眼睛斜视,指了指陈炼二人。高大个,从腰间拔出一把铁锤。那重量似有千斤,为等分毫,就向陈炼及陶淋砸去。

两人及时躲闪,可一震之下,洞内似山崩地裂。老妪急忙唤道,“轻点,你修为比他们高多了,没必要如此,不然恐这里塌了。”

对方的话,倒是合情合理。因为就在刚才那锤的时候,陈炼感觉到,顶上的水下落得,似乎比之前更多了。

陈炼起初看不出高大个的境界。可能对方也是善于隐藏。陈炼与陶淋一个五层,一个六层,在对方眼中根本不够看。那人现在显现出来的实力,完全是九层。

可陈炼撇向老妪。“难道这老妪的实力更高?可她是怎么混进来的呢?”

没了锤子的砸击,就对方那身体。两人居然还可以游刃有余。心许就是因为,此人把全部的能力,都体现在了力量上。

可长此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陈炼本想绕过高大男,寻求突围。哪知,老妪,手中的拐杖直接一顿,从地面立出一道石墙。墙上,若隐若现,闪着电流。

陈炼不清楚这是什么招式。不过能够如此轻松使出,他跟陶淋恐怕是很难出去了。

这样想着,另一边的陶淋,已被追得气喘吁吁。这可不是什么大比,对方分分钟都要你的命。

看着高大个的手,陈炼就晓得,一旦被他给抓住,就跟捏小鸡一样的容易。身躯异常庞大,两人已快被逼到死角。

陈炼的任何招式,不是不能用,而是不敢用。可当死亡渐渐靠近,陈炼也不得不赌一把。

“陶师姐,等下若有什么意外。你一定要往外跑,千万别管我。”

陶淋此刻已根本来不及,去听陈炼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两人一手紧握,陈炼催动意念,将玄天卷唤出。

两个魔道随即一愣,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只见玄天卷急速飞上洞顶。

老妪急忙一声,“不好!”可还是晚了。听得“轰”的一声,整个洞穴的顶部,被玄天卷的裂天炸开。

碎石倾泻而下,夹杂着巨大的水涌。顿时四人毫无防备,被一拥而没。

奔走中,高大个,直接被一块巨石砸中,头破血流,不醒人事,而老妪因为腿脚不便,也是呛了几口水,便再也没有音讯。

水下,陈炼有所准备,只可惜那泉涌过于猛烈。才游了没多少距离,两人手指间,因为一块巨石掉落,迅速分开。陈炼使了很大劲,依旧推不开。

上面的空隙越来越小,陈炼急忙浮出水面,陶淋亦是如此。

“陶师姐,你赶紧先出去,我想想其他办法,否则我们两人都要完蛋。”

陶淋慌忙之中,只顾着叫喊陈炼,希望他能够出来,可惜石头实在太大,而此时,陈炼已向后离开,再也没有了声音。

陈炼向下游去,水下,他见到两个被巨石砸中的魔道人,可惜都已断气。陈炼本想顺手牵羊,可惜落石太多,根本顾及不得。

如此这般,东躲西藏,找了几个点

天革  第二百章 蓝玉脉

,依旧没找到出口。眼下整个洞穴都被水浸没,丝毫没了空间去呼吸。

陈炼的体力几乎到了极限。正要往上再次寻找,不料一块石头砸在他的背后,当即吃不上力,直接沉了下去,晕了过去。

就是如此,可奇迹还是发生了。没想在洞穴某处的地面,可能是因为水的压力过大,突然被破开了一个洞口,所有的东西都被吸了下去,陈炼也不例外。

半个时辰过去,外面,因为有了那块巨大的石头给堵住,陶淋以上的水没有再往上增加多少,幸运地逃了出来。

可陶淋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眼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外面守着,可又怕别人趁机来此袭击,所以还是找了处极为隐蔽的地方,布置了些简单的隐秘阵法,耐心等待陈炼出来。

整整过去了两天,陈炼终于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他趴在一处如海滩一般的沙土上。晃了晃头,似还有些沉痛。看了一眼四周,这地方虽然昏暗,却尚能看得清些。

头顶不时地有水滴落下。这回,陈炼总算知道,这水滴中有什么了——源灵气息。

再看向身后那一大片,足足有一个广场那么大的地下湖。陈炼忽然愣住了,因为湖水居然是深蓝色。

用手捧了点,喝了口。果然,这水的确有源灵之气。通过那湖面的颜色,陈炼一下惊喜万分。这下他可大发了,整个湖底应该全是蓝玉。

以他现在的修为,也就是靠蓝玉修炼起来,似乎还有些用,其他的玉石,根本没什么作用。

恢复了下身体,陈炼再次跳进水中。这次他的目的地就是湖底。

来到湖心,那湖底的蓝光,耀眼无比,整个大片的蓝玉,尽收眼底。

只是……“这蓝玉居然不是石头,而是似根脉一般,在水下,盘根错节。蓝玉脉!这怎么搬?”

钱多没命花的事,此刻真在陈炼的身上上演。他试图用刀去砍,可惜没半点用处。“难道开采蓝玉,有什么特殊的工具?”

坐在岸边,一边吸收着这极纯的源灵之气,一边思考着如何去开采。陈炼回忆道,“刚才那蓝玉脉底下,似乎连着什么地方,而且这蓝玉脉,比我手中那些蓝玉更为纯净,浑厚。”

想到此,陈炼咬牙切齿,一顿沮丧。“没想到人生居然有如此悲剧。”

边喃喃自语,边绕着整个湖面走着。却不想在湖的某处,他终于见到了,刚才有歹意的两个魔道。

陈炼直接取下了两人的戒指。连瞧的耐心此刻都没有。直接倾覆出来,一大堆的东西,堆积如山。

“咦……这是什么工具?”

郴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廊坊妇科
芜湖妇科医院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地址
贵州银屑病医院怎样坐车最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