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网 > 体育

男子被控谋杀妻子遭刑讯逼供21年后找到妻子

发布时间:2019-08-15 11:06:09

解说:茫茫人海,他如何寻找 被自己杀害 的前妻,二十一年寻妻路,他经历怎样的心路历程。

曾子墨:罗开友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的一位农民,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他一直在找寻一个名叫 李培香 的女人,为了寻找 李培香 ,罗开友住过涵洞,吃过树皮,爬过火车,那么,他苦苦找寻的 李培香 究竟是谁?罗开友为何将自己最宝贵的年画,都放在了寻找 李培香 身上,人海茫茫,罗开友最终又能否找到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呢?

解说:四川省雷波县大渡口乡营盘村位于金沙江畔,与云南省永善县交界,1989年1月15日晚,当地村民罗开友与妻子李培香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两人由争吵升级成大都,可是,罗开友:没有想到的是,夫妻俩的这次打,却在当时引发了一场官司。

曾子墨:那后来怎么卷入到这个官司里面?

罗开友:当天晚上,从我们家走的时候,她往外头跑,我去追,后头她几姊妹,她那个(弟弟)李培友,还抢了我三百多块钱,当时我就到乡政府,派出所这些(地方)去报了案。

解说:故事的女主人公叫李培香,当时是渡口乡小学的一名教师,男主人公叫罗开友,当时是一名现役军人。

罗开友:第二天早上,她(李培香)家母亲就喊了二十多个人来,就喊(我)把人交出来。

曾子墨:那第二天李培香家里这么多人到你们那儿来闹,反而找你要人,你意外吗?

罗开友:对啊,我就感觉到莫名其妙,因为她走的时候不是她一个人嘛,从我家走的时候,他家是几姊妹一起走的,她(李培香母亲)说,我家女儿被你杀了,丢到金沙江里面去了,后面就各种各样的谣言,就是云南,四川都轰动了嘛,当时。

解说:谁没有想到,仅仅过了十五天,当地渔民在金沙江里发现了一具高度腐败的女尸,这具女尸的出现,立即在村里引起的轩然 ,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死者的身份。

罗树永:经过半人,李培香的母亲,确认那个死者就是李培香。

解说:罗树永是雷波县公安局永盛派出所原所长,也是当年主办这起案件的侦察员,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是罗树永仍对这起案件记忆犹新,根据他的回忆,李培香的家人当初之所以如此肯定,这具女尸就是李培香,是因为他们从女尸的手上发现的一枚顶针。李培香的母亲很肯定地说,这个顶针就是自己送给女儿李培香的,这一情况的出现,让雷波警方初步断定,这具尸体很有可能就是失踪多日的李培香,因为就在几天前,派出所还曾接到过一起人口失踪的报案。

罗树永:治安员打电话给派出所报案呢,就说这个罗开友的爱人李培香,在罗开友家发生吵嘴,抓扯以后失踪了。

解说:当时所有的舆论都认为,罗开友将妻子李培香杀害,并抛尸到金沙江里,警方也认定罗开友有重大的杀人嫌疑,那么,罗开友与李培香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恩怨呢?

曾子墨:和李培香是怎么认识的?

罗开友:我们那个时候都是请的那个媒人,等于订的婚。

曾子墨:哪年结的婚?

罗开友:1986年的时候,我们要上老山前线的时候就办了结婚证,因为我们还没有举行婚礼。

曾子墨:关系好吗?

罗开友:关系一般。

曾子墨:她(李培香)最初留给你的印象是什么?

罗开友:她(李培香)对我(留下)的印象还是一般。

解说:罗开友回忆,尽管当时自己与李培没有很深的感情,但是在那个年代,他更为看重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一次回家探亲的过程中,罗开友从妻子的同事口中听到了一则令他震惊不已的消息。

罗开友:我路过学校的时候,那个孟老师就办我招待,办招待,后来我们喝酒,他说是那个,罗开友你不要那个娃儿嘛,你不应该喊你老婆把他掐死嘛。

曾子墨:你听到这个消息意外吗?

罗开友:我摸都没摸她一下,我哪来的娃儿,后来我就跟她说,就说是,反正你要跟我一个说法,是不是,那么我在前面保家卫国,你在家里面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的意思喊她把那个男的说出来,那么你不说出来的话,我就要离婚。

解说:在罗开友回忆中,就在自己准备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的时候,他接到部队了命令,立即返回了部队,不过,一个月之后,李培香来到了罗开友所在部队的驻地,两人为离婚做好了准备。

罗开友:等于部队办了证明的话就交给她了。

罗天元:部队没有离婚证的,就喊她到公社来扯个离婚证,八月十几,不还是八月初几,她就跑到我家来了,她笑嘻嘻(跟我说),伯伯,我们在部队已经吃了糖,结了婚了,她说是,我嘛现在就到你家来住,咋个咋个,白天我上课,那么,早晚我就到学校里面,早晚我就帮你们做下(家务)嘛。

解说: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是罗开友的父亲罗天元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他说,看到眼前这位儿媳,帮着料理家里的家务,自己感到非常高兴,不久之后,罗开友的一封家信寄到了父亲罗天元手中,罗天元看完儿子的信以后,感到十分不解。

罗天元:信上就说,伯伯(爸爸),李家(已经跟)我们断绝关系了,李培香在部队已经办了手续,喊她转来乡政府来扯离婚证。

解说:在老父亲罗天元的记忆中,眼前的李培香说自己与罗开友已经结婚,可是家信中罗开友却说,李培香已经带着手续回家,准备办理离婚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罗天元在这封信拿给了李培香。

罗天元:他看了信时,脸色就不好看得好,红一阵,青一阵的。

解说:罗天元回忆,1988年的12月份,李培香和罗开友的妹妹发生的口角,之后的争吵便一发而不可收拾。

罗开友:回去了过后跟家里面的人发生点口角过后,她光装巅,就装疯,唱歌跳舞的,装巅嘛,喉头的话就拍电报喊我回去,后来在我们县医院检查她没有这回事情。

解说:罗开友对1989年1月15日那天所发生的一切终身难忘,他回忆,正在罗李两家人四处寻找失踪的李培香的时候,金沙江里漂来了一具女尸,也正是这具女尸的出现改变了罗开友的命运。

罗树永:这个巧合的东西又多,本身又发生抓持,然后这里,这个李培香的母亲以及她的家属,又确认这个女尸是李培香,这个连贯起来就不能不说,他们(罗开友家)有重大嫌疑,对她(李培香)的死有重大嫌疑。

罗开友:我们一起在战友家吃饭,派出所带了20多个民兵等于是去抓我,他(民警) 说是你把李培香杀死了,那个丢在金沙江里面了,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我说我连作案的时间都没有,后来他就他们20多个把我带到派出所关起,后来送就公安局去了嘛。

解说:罗开友说,一同被捕的还有自己的父亲罗天元,大哥罗开强,和邻居沈修元,付开金,付开德共计六人。

跌打损伤多久可以按摩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用不用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